县委 县人大 县政府 县政协 联系我们 | 站务公告 | 进入旧站
美丽景东
首页 > 图看景东 > 美丽景东 > > 正文

关于有人假冒教育部关工委名义主办飞天奖中国青少年艺术大赛的声明
2018-08-28 12:16:32   来源:   作者:   评论:0   点击:

\


刘业勇(左三)陪外国专家考察
 

29岁的刘业勇与其他年轻人一样,有一颗火热跳动的心,喜欢热闹,喜欢看红的、绿的、黄的、蓝的各种色彩,喜欢听刘欢、韩红的歌。每个月,他只有几天休息时间,这时,他最大的享受不是这些现实世界的热闹,而是能吃顿饱饭,好好睡上一觉。很少有人知道,他工作的地方在交通闭塞的大山之中,常常只有一个人——他自己,只有一个单调的重复——追猿,只有一种无言的坚持——守护。在这个枯燥辛苦的工作岗位上,年纪轻轻的刘业勇已经坚守了整整13年,他把爱投向的对象便是人类之外的另一群精灵——西黑冠长臂猿。


十六岁的追猿少年

 

刘业勇一直觉得,自己与西黑冠长臂猿之间,有一种冥冥中注定的缘分。
 

他出生于云南省景东县大寨子村,推开家中门窗,便是莽莽无量群山。山花在这里怒放,草木在这里葱茏,江河在这里滥觞,还有世界上濒危的珍稀动物西黑冠长臂猿,也在这里成群结队地生活。
然而,在16岁之前,刘业勇从来没听说过西黑冠长臂猿,更不知道它是国家一级保护动物,全球种群数量不超过1300只,比明星物种大熊猫还要濒危。那时,萦绕在刘业勇生活里的最大烦恼,是贫穷的家庭已经无法支撑自己继续上学了。自己的未来将何去何从?这个问题如有千钧重,沉甸甸地压在刘业勇心头。
 

2002年,刚刚年满16岁的刘业勇无奈之下辍学回家。就在他觉得前途迷惘而担忧踌躇之际,他不知道,他的人生即将因为西黑冠长臂猿而发生彻底改变。
 

2004年,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蒋学龙派自己的学生范朋飞前来无量山,开展西黑冠长臂猿的“习惯化”研究。
 

“习惯化”简单来说就是让动物熟悉人,通过人工长期跟随,使动物在人近距离观察时不会惊怕。这是对西黑冠长臂猿开展保护的第一步。只有这样,才有可能长期观察长臂猿,积累基础的科学数据,从而进行相关分析、研究,采取有效的保护措施。
 

尚显稚气的刘业勇被蒋学龙看中了,将其选为自己学生范朋飞的向导,开始了“追逐”长臂猿的辛苦工作。
 

刚开始,刘业勇什么都不懂,只觉得爬山好玩、长臂猿很神奇。长臂猿每天出现在不同地方,“它在树上‘飞’,我在地上跑”。然而,要“习惯化”这些被老人们称为“风猴”的西黑冠长臂猿并非易事。树冠精灵长臂猿终年生活在树上,几乎从不下地,且极其机敏,一有风吹草动,便遁入密林之中,双臂交替一荡就10米远,很少有人能看到它们。
 

本来,让长臂猿熟悉人类,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拿食物贿赂。但投喂会导致研究对象对人类产生依赖并改变它们的食性。范朋飞、刘业勇他们弃易从难,选择了一条更为艰难的道路,通过长期蹲守与长臂猿建立互信。
 

云南旱雨季分明,每到雨季来临,无量山中雨量瓢泼。这时,从一亩三分地中挣生活的人也不出门,以避开山洪和泥石流。可为了“习惯化”长臂猿,刘业勇他们必须长年待在山上,经常好多天不下山。
 

曾经,几位与刘业勇一起上山追逐长臂猿的村里人,尝试过一段时间之后,纷纷放弃了。他们说“比家里种田还苦”。只有刘业勇坚持了下来,从他16岁的青春年华开始。


科研人员的好助手

 

跟踪一段时间后,刘业勇惊喜地发现,这些长臂猿不怎么怕自己了,可以近距离跟随,不再像过去那样见一眼就消失。不仅如此,有时,调皮的长臂猿还会跟刘业勇开玩笑。中午休息时,长臂猿们看见刘业勇他们吃东西,会故意在他们头顶上晃动树枝,甚至拉屎撒尿,让人哭笑不得。
 

对于自己的小助手,大几岁的范朋飞评价说:“向导工作没那么简单,关键是了解无量山上的动植物名称,只有这样,才能有效了解长臂猿的生存习性、食物喜好、活动范围等。别看阿应只有初中毕业,但他非常聪明好学。”
 

阿应是刘业勇的小名。植物的形状不好记,刘业勇便给它们也起了各种各样的“小名”,死记硬背下来,等研究植物的专家过来时再详细请教;植物的用途太广泛,刘业勇就编各种顺口溜帮助自己记忆。日子久了,刘业勇对长臂猿达到了惊人的熟悉程度,只有初中毕业的他和科学家们一起发现了长臂猿喜欢的食物及其分布秘密。
 

这个秘密就是,无量山2000米左右的高海拔地区,季节性限制明显,导致黑冠长臂猿食性较杂,无花果、杜鹃花、猕猴桃等上百种植物以及一些小动物都是它的食物来源。
 

他们还发现,长臂猿的栖息地生态存在危机。长臂猿最喜欢原始森林,但偶尔也会去次生林栖息。由于保护区周围放牧过度,导致次生林生长缓慢,必须对次生林的恢复进行人工干预,种植长臂猿喜食植物,才能尽快改善其栖息环境。
 

就这样,经过近两年的艰苦努力,刘业勇和范朋飞在地势险峻的无量山,完成了世界上第一群野生西黑冠长臂猿的“习惯化”,开创了我国不投食“习惯化”长臂猿的先河。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登上了当年的《新闻联播》。2006年,范朋飞顺利结束博士研究。
 

然而,刘业勇与长臂猿的缘分远远没有结束。范朋飞走后,他的师妹、研究人员黄蓓接力来到无量山,刘业勇又成为黄蓓的向导和研究助手。无量山自然保护区景东管理局的领导也被刘业勇的坚持和诚心打动,19岁的他成为保护区的正式护林员。
 

每天天不亮,他就赶在长臂猿起床之前赶一两个小时的山路去它们夜栖的树下开始观察。每隔5分钟,记录一次长臂猿的行为活动,主要是“五行”:吃、玩、理毛、移、荡。以吃为例,需要记录吃什么、如何吃、吃多少、什么时候吃等。观察工作通常会持续到中午以后,长臂猿开始午睡。遇到特殊状况,还会留在原地继续观察、记录。
 

工作辛苦、枯燥、乏味,但刘业勇却做得很认真。多年下来,他积累的十万多条记录数据,为很多国际动物学界著名学者的科研著作提供了珍贵的第一手资料,同时也为建立生态走廊等长臂猿保护措施提供了重要的数据基础。
 

2010年,云南绿色环境发展基金会根据刘业勇观测记录的长臂猿喜食物种,实施景东黑冠长臂猿保护项目,帮助恢复了600多亩已破坏栖息地。
 

此外,数十位专家在其帮助下完成了分量颇重的几十篇研究文章。荷兰灵长类专家Helga、中科院昆明动物研究所研究员蔣学龙等国际动物学界名人都曾借助他,他也曾为许多摄影师和考察专家当过向导。不爱表现的刘业勇,只有在这时才略夸张地说“做的工作一时半会儿说不完,这只是千分之一”。

“要死一起死”

 

在无量山里行走,不只是科研与巡护,更要应对日常各种各样的突发事件。每到这时,刘业勇便是定心石。
 

2011年7月,无量山迎来了每年的雨季。连续几天,大雨滂沱。一天晚上,黄蓓被一阵轰隆隆的声音惊醒,还未反应过来,狂泻而下的泥石流就冲断后窗铁条,进入黄蓓所住的一楼卧室。床瞬间被冲散,泥石流马上就淹没过黄蓓的脖子。
 

缓过神来的黄蓓刚想开门逃命,可门已被泥石流堵死,根本打不开。想从冲坏的后窗爬出去,可是后窗正有源源不断的泥石流涌进来。
 

好在这时,隔壁的刘业勇和妻子邱玲也醒了。情急之下,刘业勇拿起平时砍柴的斧头,“哐哐哐”几斧连劈下去,劈出一扇求生的门。微光中,黄蓓看见两位助手都在外面,但她已经四肢无力,不敢往外跳,“快点啊,快!”刘业勇当机立断,探进身来,迅速把她拉了出去。几秒钟之后,一波更大的泥石流汹涌而至,将一楼完全吞没,通向二楼的楼梯完全堵住。
 

凄风苦雨中,3人在树下淋了一夜的雨,直到第二天天亮才开始下山。后来听说,有3位村民在巨大的水流和泥石流中殒命。
 

黄蓓回忆说:“当时我让他们赶紧逃命,可阿应却跟我说,要死一起死。”危难之际,生死相托,这份情谊让黄蓓十分感念。
 

平时,有危险来临,也是刘业勇冲在前面。在山里,他不怕苦,不怕累,但最怕两样东西,一是山白鱼,二是蛇。
 

一天半夜,邱玲醒来后,发现黄蓓脚边有条蛇,很像剧毒的竹叶青。黄蓓吓得一动不敢动,生怕不小心激怒了它,邱玲赶紧小心翼翼地挪到隔壁,把睡梦中的刘业勇叫醒。他拿起一根棍子,把这条竹叶青挑了出去。
 

生活辛苦而又充满惊险。但刘业勇说自己爱上了长臂猿,爱上了在山中虽然艰苦但很自由快乐的时光。
 

有一阵,刘业勇对摄影着了迷,时常拿着相机练习拍摄。
 

他曾给“大老黑”的家庭拍过一张照片。“大老黑”是刘业勇跟踪观察的长臂猿群体的老大,和刘业勇几乎一样的年纪,刘业勇常说,“大老黑”是看着他长大的,而他也亲眼见证了“大老黑”从全盛时代到衰老,最终被儿子替代的过程。这也是世界上第一次在西黑冠长臂猿监测中观察到这种复杂的现象。
画面里,4只长臂猿在枝桠间望向镜头,“大老黑”毛色乌黑,黑色冠毛直立,身形矫健,长臂轻舒,仿若能摘下天边的云,举手投足间,充满了王者风范。
 

大寨子村村民也被刘业勇的保护行为带动起来。他们改变了千百年来毁林耕种的习惯,组建社区村民义务巡护队,如今已从最初的十几人发展到116人,使长臂猿监测对象和监测范围不断扩大。
 

当地政府和相关组织也非常重视长臂猿保护工作。2013年以来,景东县县委、县政府投入森林生态建设和长臂猿等濒危物种保护资金达2500多万元。现在,西黑冠长臂猿分布数量最多的地方,就在景东县无量山自然保护区,达到500多只。人们自豪地说:“看野生黑冠长臂猿,到大寨子村。”


坚实的亲友团

 

从刘业勇追逐长臂猿的第一天,家人就为他组成了最坚实的“亲友团”。
 

多年来,每年365个日夜,刘业勇不进山的日子只有不到20天,每月的工资仅有400余元。加上或多或少的其他收入,每个月不过千余元。仅靠这些收入,根本无法支撑一家4口一年的开销。
 

妻子邱玲贤惠,从来没为此埋怨过刘业勇。反而,为了支持他的工作,主动承担起照顾老小和打理农活的重担。几年前,刘业勇想买电脑学习照片处理,要花几千块钱,邱玲丝毫没有犹豫就同意了。
 

提起这些,刘业勇对妻子充满了感激与心疼,“可怜的她选择了我”。现在,他最想做的事就是让两个儿子接受良好的教育,让他们好好地完成学业,不要像自己一样是个大老粗。
 

2013年,景东“第二届感动银生十大人物”奖项颁给了刘业勇,11年的工作获得了众人的肯定。
 

刘业勇的颁奖词是这样写的:十年追猿路,你守护着景东黑冠长臂猿之乡的称号;也许你的一生就只做一件事,进了无量山,见了长臂猿,就是一辈子。
 

记者不由地问刘业勇:“一辈子只干一件事,你甘心吗?”
 

他低了一下头,眨着深邃的眼睛:“地方上有这种动物,我有这种思想,就要把这个物种保护好,下一代也要看得到。只要蒋老师他们需要,我愿意一直做下去。”
 

为什么?“这里面有一个很大的感情……”他忽然停住了。大寨子的夜,空旷寥远,抬头便是疏朗星空,月色清明如许。
 

刘业勇说过,莽莽无量山中,他常常觉得,“自己就是众生,众生也是自己”。


 

上一篇:探访静谧无量之 羊山瀑布
下一篇:约你逛景东

分享到: